道系存在,一切皆是浮云。
常驻霹雳,全职,剑三与无限恐怖。
本命樱花花、剑宿、大宝贝和鸿儿;男神叶修和楚轩。
日常吃粮,产粮无节操。
欢迎扩列,ky自重。

关于

萌化团子雁的日记(1)上

瞎几把乱写的文,只求博得众道友一笑,ooc严重,慎入
@安德列娜 ,一起搞得脑洞,终于搞完了第一棒,姗姗来迟,勿怪勿怪

  (一)
  “师尊,早安。”小小的上官鸿信眉眼精致如画,却双手捧着小本子一本正经地问着好,一板一眼地说着今日的行程,“今天的行程,温皇前辈、赤羽前辈和竞日前辈约了您中午聚餐,在温皇饭店。晚点,师弟说有事要和你商议,前日已经约过时间了。”
  “行,我知道了。”默苍离伸手摸了摸上官鸿信,捏着他的脖子将人放进了胸前的小口袋。
  如今俗事不沾身,一身轻松自在的默苍离日常过得那叫一个懒懒散散,最多偶尔在俏如来实在是搞不定来求助的时候给一点点提示性的帮助。
  而上官鸿信更无需提...

终于成功了

2017年七夕贺文之枫樱

麻麻,持续搬文中,去年写的七夕贺文了,虽然感觉脑洞清奇的人家写了一波刀子,莫要见怪莫要见怪撒

顺便问问看大家觉得这篇虐一点呢还是上一篇绮意的虐一点

         拂樱神色茫茫地撑着一柄的绘有樱花的伞行走在细雨飘摇的三月里江南的石板桥上。看着前方携手前行的众多情侣,蓦然之间诱发了被他尘封已久的记忆与思念。

       作为拂樱斋主的日子可以说是凯旋侯一生之中最为轻松简单的日子了。哪怕是需要伪装自己进行卧底,但是比起在佛狱的日子里不可谓是...

2017年七夕贺文之绮意

麻麻,持续搬文中,去年写的七夕贺文了,虽然感觉脑洞清奇的人家写了一波刀子,莫要见怪莫要见怪撒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一句话写出了无数江湖侠客与浪子的心声。

        意琦行与绮罗生算来也有数十年未曾碰面了。当年二人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慢慢形同陌路,没有争吵,也没有敌对,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悄无声息的分手,正如当初无人知晓二人在一起了一样。

       又是一年七夕夜...

麻麻,之前说好的掉落
瞎掰的对话,ooc到爆炸,不要介意啦
做了好几话,这个是第二话啦
第二话比第一话活泼多啦
一对还没来得及对敌就自己内部撕起来的兄弟,也是萌萌哒\(//∇//)\

麻麻,之前说好的掉落
瞎掰的对话,ooc到爆炸,不要介意啦
做了好几话,这个是第一话啦

四个小受的作大死(题外话)

先道个歉,占个tag,不可以的话留言会删


这篇文统共一万五千六百多字,写了七八天吧。

是前面那篇——(素意)隐婚的后续番外之一。

本来当时吧,写完了隐婚就收尾了。毕竟只是一个片段式的脑洞而已啦。

但是群里面的小伙伴们都说想看后续,结果耐不住群里们一直要求,就又挖了这个坑。

全文没啥重点,瞎几把乱水,水了一万多字,也感觉挺汗颜的。

再有一个就是嘛,人家笔下的人物全线ooc到爆炸,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啊。


悄咪咪说一句,这个系列吧,肯定还有乱七八糟的东西掉落的,有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一起玩啊

四个小受的作大死(完结)

麻麻,名字是瞎取得,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写跑偏了,懒得改题目,大家不要介意,将就着看呗


      素还真眉目含笑落座在了上官鸿信身旁,绮罗生他们自己在旁边另外开了一桌,枫岫主人和剑子仙迹早就在抓人的时候借机坐到他们身旁。

       意琦行看着他们,就知道他们恐怕是都不愿开这个口的了,只好自己开了口,轻声地介绍:“红发那个是雁王上官鸿信,他也有混娱乐圈相信你们也都知道的,是个导演,不要怀疑了,鸿儿今年不大,不过19;粉色头发的那个是拂樱斋主,以拂樱为名当过一...

四个小受的作大死3

麻麻,名字是瞎取得,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写跑偏了,懒得改题目,大家不要介意,将就着看呗


       素还真随着绮罗生等人来到了情书。

       绮罗生和一留衣的关系尽管并不如一留衣和意琦行的关系那么好,但是绝对也是比起其他人来要好得多了,所以情书之中本就有留给他的专座,他也不怕来到之后没有位置;而且他今日失恋了,心情不好,本就是借酒浇愁而来,也因此他来之前并未给他说一声。

      ...

四个小受的作大死2

麻麻,名字是瞎取得,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写跑偏了,懒得改题目,大家不要介意,将就着看呗


       另一边,被意琦行甩在家里一个人的素还真也碰上了上官鸿信等人给他制造的麻烦,好不容易等他心力憔悴地摆平那一顿闻风而来的记者和以前的那些真真假假的情人。

       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又迎来了那群让他恨得咬牙痒痒的情敌,想到当初他还资敌了,他现在就有点想要原地爆炸,不由在心中庆幸还好没有帮助他们追到人,不然他的一世英名啊啊。又恼恨的想不只是一世英名的问...

1/2

© 识君云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