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存在,一切皆是浮云。
常驻霹雳,全职,剑三与无限恐怖。
本命樱花花、剑宿、大宝贝和鸿儿;男神叶修和楚轩。
日常吃粮,产粮无节操。
欢迎扩列,ky自重。

关于

四个小受的作大死1

麻麻,名字是瞎取得,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写跑偏了,懒得改题目,大家不要介意,将就着看呗


      上官鸿信早已收到了意琦行的传话,知道今日是他的退圈的记者招待会,瞅了眼时间,忙里偷闲,趁着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打开了直播网页,正好就听见了素还真那段宣告,皱着眉头,发现了意琦行暗地里揉腰的小动作。他自是知道意琦行是已婚的了,只是他一直都不曾知道他的结婚对象是谁,只从往日的言行之中看得出,二人的关系并不非常融洽,或者是说十分生硬,和一般的商业联姻毫无差别。换了别人他自然不会搭理,只是他和意琦行的关系好,自然也是见不得他过那样子的生活。看着视频上两人的互动,看起来不像他想象之中的那么坏,不过他一向相信师尊的判断,所以他猜想的到他们之间怕是发生了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但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应该是好的变化无疑了。尽管素还真的名声一向不太好,不过就人品而言还称得上是可以,虽然是个黑心肠的。

       不过嘛,好友被拐,生气的可不止他一个人呢。上官鸿信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该怎么干了,直接在他们几个人的小群里发了一条信息,迅速就得到了其他几个人的回复,不过小小几人的群罢了,却在一瞬之间就被各种消息记录刷爆了屏,除了各种声讨之外,就是赞同他主意和附议并且添加更多的各种馊主意。

       上官鸿信看到了满意的点点头,发了一条消息出去:大家分头行动吧,我去一留衣哪里包场,然后去给阿行说一声。

       ……

       另一边,记者招待会结束之后,以帮忙站台之名前来的几个大神因为过于惊讶,整个人还愣愣的站在那里,而意琦行则是对他们点点头示意并表示感谢之后,转身去了后台,也不曾搭理还在身后跟着的素还真,脸上带着些许恼怒。这并非是针对素还真直接宣告了他们的关系的生气,因为他不觉得这段关系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他只是愤怒于素还真竟然不曾和他提过一声,让他知道就直接说了,让他感觉到十分之不悦。

       意琦行回到了后台,示意化妆师为他卸妆,自己掏出了手机,看着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震动个不停,提示着有人发消息给他。点开群,看着那被刷的已经看不到头的记录,意琦行有些紧张,喉结缩了缩,手指滑动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先点开了只有几条的上官鸿信发来的短信,看完之后,不由得放心了些。毕竟他们之间拿主意的向来都是最靠谱的上官鸿信,而上官鸿信发给他的消息除了指责了他隐瞒对象那么久让他们担心之外,就是安慰他让他不要怕那疯狂刷屏的小群里没讲什么,然后就是说邀请他今晚出去一留衣的酒吧里聚一聚,就当做是临时补给他的单身夜庆祝。

         意琦行因为在卸妆,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声音之中和眼神里却体现出来了他的高兴:“我今夜就不回去了,朋友找我出去聚一聚。”

      “我不能一起去吗?”素还真黏在旁边盯着他说,“没有和你事先商量好,就自己暴露了关系是我的错,但是我不觉得我的行为有什么问题,难道和我的关系就那么见不得人吗。”目光逐渐变得有些哀怨。

       意琦行看也不看他,闭上双眸径自养起了神,直到实在是被他哀怨的目光盯得受不了,才无奈的开口了:“我去见我的朋友而已,你不要总是想太多。而且我的朋友们也是很有名的,你也都认识并且有过交集的,只是我还没有正式的介绍你们,以我的朋友和另一半的身份认识。而且他们也说了这一次是我们的私人聚会,我不方便带你一同前往,日后有机会,我在正式介绍你们认识好了。”

       素还真看着意琦行认真而无奈的给他解释的模样,也不知道在考虑些什么,不再反对。

       ……

       意琦行将车停好之后,跨进了情书的大门——一留衣的酒吧名字就叫做情书,一个一直被人吐槽酒吧好好的叫什么情书,简直矫情。

       进门就看见了本该空荡荡的大厅,竟然也是不逊于往日的热闹,只是这热闹不同于往日的,而是处处都体现出了温馨与嬉笑。看见对着自己招手的上官鸿信,意琦行直接走了过去,看了看室内的人:“看来还真的不过是一场小聚啊,就咱们几个。”

       玉逍遥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直接树袋熊一样的挂在了意琦行脖子上:“是的哦,只有我们几个人,大家都没带人来。只有拂樱带了个不算外人的外人来,是龙宿。然后就是群里的咱们四个,总共也就五个人啦。”

       意琦行不敢置信:“真是难以想象,你们竟然真的就这样子开个派对?”声调惊讶的都有些上扬了。

       “麻麻,其实还有你姐姐朝天骄、弟弟御宇天骄,还有你兄弟一留衣作为酒吧的主人没敢走。”,拂樱也走过来说,“其实本来还有考虑过要不要请你原本的官方cp绮罗生,还有那一众相爱相杀的基友的,不过嘛,考虑到素还真还是放弃了。你看,我们对你好吧。”

       意琦行有些纳闷了:“为什么不能请绮罗生他们过来呢?绮罗生本来就是我最好的兄弟啊,而且绮罗生不是有另一半了吗?”

       上官鸿信制止了其他想要解开意琦行疑惑的话语。只说:“我们难道还会害你吗,没请他们也是因为不方便罢了,他们也有事儿。不过,想好了怎么和我们解释你的另一半是素还真了吗。你也是的,商业联姻,我会比他差吗,为什么非挑了个这么样子的。我看你啊,肯定是要被他吃的死死的了。而且他和你结婚有三年了吧,那么前两年的绯闻又要怎么解释……”

       意琦行还没坐下,也还没有喝一口酒,就感觉到了自己今夜要完,因为他已经被上官鸿信一连串毫无停顿间歇的问话给轰炸的脑袋晕晕的了。

       刚坐下不久,还没想好要怎么解释,朝天骄和御宇天骄也联袂而来。

       看着眼前的众人,朝天骄也不由得惊叹:这群人确实都是得天独厚,天地宠爱的钟灵毓秀之人啊,没有一个不是方方面面都出色极了的存在。

      “大姐,御宇。”意琦行对两人喊道。

       朝天骄落座,看着意琦行有些倦怠的脸色,关心地问:“怎么,很累吗。不过素贤人怎么突然想到要对天下宣告你们二人的关系,尽管阿姐从来不觉得你们的关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但是三年了,没有任何声息,怎么突然就。”

      “没什么,只是关系定下来了。”意琦行垂眸,蔚蓝如大海却晶莹透彻的凤眸之中没有勉强等负面情绪,虽然也没有什么非常高兴的存在,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我和他真正确定了关系,无论哪方面。虽然感情不深也极为脆弱需要大力维护,不过不可否认,这是存在的,所以也就公布了。”

       一直在一旁看着的疏楼龙宿突然插了话:“可是,我看你们发布会上的神情,素还真公布的决定不是突入起来的,起码对于他而言是已经规划了许久的,但是看你的神情,毫无疑问,他并没有告诉你。所以,促使他做下这个决定的肯定是有外力的推动。”

       上官鸿信点点头:“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不过这个外力不是坏事,阿行你也不必担心。只不过是素还真自己给自己灌饱了醋而已,毕竟自己作的死就是跪着也得作完。”心中盘算着,之前的计划不知道进行的怎么样,毕竟他虽然出手了,但是并没有很认真,只是想要随便给他找点麻烦,添添堵罢了。

       “我答应了素还真,下次要介绍你们认识,以我这边的关系来论处。”意琦行突然抬头目光直直的看着上官鸿信说,“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定个时间告诉我吧。”

       玉逍遥扑过去:“怎么这么快,素还真就把你拐走了,真讨厌。”

       意琦行躲闪不及,真的被他扑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你做好,别老是扑来扑去的,我可不想为此而对上法儒尊驾。”伸出手悄咪咪的揉着自己的腰,还调笑了他一番借机报仇。

       “奉天人那么温柔,你们别老是胡说八道啦,他才不会骂我咧”玉逍遥笑嘻嘻地说,“怎么素还真那么能吃醋吗,连扑一下都不可以啊。”

       “那是,谁人不知法儒对你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毫无底线了,只要不危及到自己的安全。”拂樱讽刺的说了一声,“他是不会骂你,他只会直接找上那个被你扑了的人。”顺便扔了个靠背给意琦行,“看你这样子,昨晚恐怕是一夜疯狂吧,啧啧啧,吃醋的男人真恐怖。拿去垫一下吧,别累着了。行事要有度啊,这种事情是不能惯着的。”

       玉逍遥被他噎了一下,同样不客气的反驳了:“怎么,看来咱们的斋主是对此情此景深有体会呐。怎么,素还真恐怖,枫岫主人就好惹吗;而且比起奉天,枫岫恐怕就直接把火气泄在你身上了吧,同时那些人也会被枫岫主人折腾的不浅吧。龙首不也是因此而吃过亏吗。”

       拂樱狐疑的眼神溜到了摇着扇子,一副置身于事外模样的疏楼龙宿:“表哥,枫岫他给你使过绊子?”

       “此话不假,枫岫也是个醋精。”疏楼龙宿假笑着说,“和你关系亲近一点的,除了小免,基本都被他使过绊子,而且他不是不知道我是你表哥吗。”

      “行了,行了,今天就不要聊那些糟心的事情了。”上官鸿信说,“咱们玩的开心点,一留衣和我去拿酒吧。”


评论(4)
热度(18)

© 识君云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