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存在,一切皆是浮云。
常驻霹雳,全职,剑三与无限恐怖。
本命樱花花、剑宿和鸿儿;男神叶修和楚轩。
日常吃粮,产粮无节操。
欢迎扩列,ky自重。

关于

四个小受的作大死2

麻麻,名字是瞎取得,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写跑偏了,懒得改题目,大家不要介意,将就着看呗


       另一边,被意琦行甩在家里一个人的素还真也碰上了上官鸿信等人给他制造的麻烦,好不容易等他心力憔悴地摆平那一顿闻风而来的记者和以前的那些真真假假的情人。

       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又迎来了那群让他恨得咬牙痒痒的情敌,想到当初他还资敌了,他现在就有点想要原地爆炸,不由在心中庆幸还好没有帮助他们追到人,不然他的一世英名啊啊。又恼恨的想不只是一世英名的问题了,要是真的帮别人撬走自己的爱人,何止是原地爆炸可以形容的了。

      “所以,你们找我有何事。”素还真危险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所有妄图撬他墙角的人都是敌人,更何况,他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他们提供了帮助,就让他更加呕血,眼神也更加危险了。

       绮罗生尽管称不上里面最厉害的,也不是和素还真最熟的,但是他却作为了今天他们这个追求者小团体的代表,来和素还真沟通一番:“素贤人放心,既然我们已经得知了你和意琦行的关系,就不会枉作小人,毕竟什么都比不得他开心不是吗。我们只是来找你聊聊的,顺便道个歉,尽管是素贤人你自己作的死,但是……”目光微闪着,“今晚和我们喝一杯吧,也算是我们这群人的道歉了。”

       素还真想到反正今日意琦行要去和朋友聚会不回来了,自己也决定不去探究了,那么和他们喝几杯也是不要紧的,顺便去探探底,也就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一留衣同样也是绮罗生的好友,作为粉丝众多的大明星,说到喝一杯他自是下意识的会想到一留衣开的酒吧,最光阴等人只想喝酒,对地点是无所谓的,自然也就随声附议;素还真除了不在意地点之外,更多的考虑到一留衣是意琦行的少有的朋友,自然也有从他身上下功夫的想法,自然也就同意了。

       视角变换到上官鸿信的工作室,默苍离难道放下手上的研究,走出研究室放松心情,顺便过来看看之前给上官鸿信布置的作业他完成的如何,而且他知道上官鸿信手上最近也是有工作的,以他的性格和他对他的要求,他无疑是在工作室待着完成工作,乃至精益求精。默苍离手上有着除了上官鸿信自己手上那把以外唯一的一把上官鸿信工作室的钥匙,打开门之后,默苍离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一开门他就知道上官鸿信并不在工作室之内。关好门,走到他的工作间,按照他的习惯直接找到了他现如今的手上的这份工作。以默苍离的能力,一看便知道了,上官鸿信的作品还是个半成品,也就是他的工作是还没有彻底完成,作品之中的瑕疵问题不少,本就不高兴的心情瞬间更差了。尽管,默苍离本人是不携带各种现代便利的通讯工具的,但是他还是会的,而且他也记住几个人的电话。直接拿起上官鸿信桌面上装饰作用更多的座机,给俏如来打了个电话,对方接了电话,不等对面开口就直接开腔了:“是我,你师兄呢。”本该是询问的语气却是一如往常的生冷平淡,甚至带着丝缕不显的怒气。

       俏如来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默苍离这个师尊在他和师兄上官鸿信心中都是积威甚重的存在,他也不敢停下:“近两日,能够称为大事的存在,恐怕就只有战云界的二公子退出娱乐圈和琉璃仙境之主素还真宣布了他已婚三年和对象是今日退出娱乐圈的意琦行。”

       默苍离不负其名,直接开口命令:“你去把车开来,顺便把作业带来。”

       把视角调转回到情书之中,上官鸿信与一留衣二人去拿酒了,朝天骄与御宇天骄两姐弟在慰问意琦行,玉逍遥在埋头吃吃吃,而疏楼龙宿和拂樱斋主两兄弟却是对着放起了嘲讽,你踩我一痛脚,我踩你一痛脚,讽刺了这里,讽刺哪里。然并卵,两个人也不愧是兄弟,尽管只是表兄弟,但是两人找的对象从大方面来看确实是各方面看着都有点类似:比如都是众所周知的墙王,同样醋精,同样腹黑的满肚子黑水……

         两个人越怼头上的黑线越多,就连一旁专注于吃的玉逍遥都不免抬头看向他二人:“你们俩着对象怎么听着也越来越像素还真了。不过你俩这里吵着有什么用呢,有本事就直接反压回去啊。而且难兄难弟二人组,你俩谁也别说谁了吧,毕竟你俩谁也不比谁好,连五十步笑百步都称不上。”

       被玉逍遥一席话噎的不轻的拂樱和疏楼龙宿二人对视一眼,无奈笑了,尽管他们俩人不是真的在对骂,顶多算是一场游戏,但是被他这么一说,两个人都觉得十分的不得劲,头对头的挨到一起,商量对策去了。

       上官鸿信和一留衣两人一人提着一桶酒回到桌上,从冰桶中抽出几只酒,又拿出来7个酒杯。看了眼拂樱和疏楼龙宿,直接说:“没有拿你们俩的酒杯,不用看了。我是不怕事,但是也不想因此惹上了他们俩,而且你们俩刚刚才吐槽完,就忘了他们俩的性格了吗,我也是为了你们好。”

      “谁怕谁啊。”拂樱梗着脖子说。

       疏楼龙宿秀丽纤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雁王,你不必担心。给我倒酒就是了,难道我还会怕了他们俩。他枫岫主人的势力庞大,难道我的儒门天下是吃素的吗。斗起来,儒门天下绝对不会输的。”眉宇之间染上了些许不忿之情,

       上官鸿信看着两人眉宇之间的神情,就知道这两人是闹得上头了,又被玉逍遥那一席话给戳了心肝,顿时叹了一口气:他难道会不知道这俩人的势力不会比枫岫主人的差吗,而且还有他们这一群人提供帮助就更不用怕了,更何况,光是疏楼龙宿的儒门天下就不是好惹的,那可是连素还真和一页书都要给三分面子的存在;只是他担心的并非那些啊,他们的另一半那个都不是吃素的,比起那个天杀的素还真也是不差的啊,在座的人那个不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怎么给他们俩提供帮助啊 ……深深感叹一句,这群好友都是来讨债的,深呼吸提醒着自己别生气,他们只是气疯了头没想明白而已,尽量好声好气地说:“谁特么怕那个了,我还不是怕你们俩被那两个蛇精病收拾啊。有本事事发了,被哪两个家伙收拾了不要到我们这里来抱怨啊,真是的。”

       “谁怕他们了。”拂樱和疏楼龙宿两个人不愧是表兄弟异口同声地对着上官鸿信吼着,“我不管,我就要喝酒。”

       一留衣见状不好,连忙出来打圆场,同时拿出两个酒杯:“没事没事,你们俩可以一起和意琦行喝一点清淡低度的果酒。”

      “他们俩被伴侣下了禁酒令。”上官鸿信头疼极了,开始觉得今天的决定是错误的,绝对会带来大麻烦的,他发现自己竟然后悔做下了这个决定。

       一留衣作为一个单身狗不能明白有什么不行的,但是作为一个识时务的俊杰,他知道被他们和素还真放到一个等级上的的俩人绝对也是腹黑不好惹的存在,手上倒酒的动作一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了眼意琦行。干脆直接将酒扔到一边,让他们自便了,也避免了日后火烧到他身上的麻烦。

       疏楼龙宿看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直接自己动手给自己和拂樱一人倒了一杯一留衣刚刚拿出来的果酒。龙首终归是龙首,哪怕是正在气头上,也知道怎么做是对自己最好的,对于自身也是极为清楚的;知道自己和拂樱两人酒量确实是极浅,没有去拿上官鸿信手上的烈酒,只是倒了两杯果酒就好了。

       上官鸿信看着他的动作就知道他尽管还在气头上,但是理智犹存,也就不再去管他二人的窃窃私语,反正到最后吃亏的终归不是他,该给的忠告,作为好友的责任他已经尽到了,他也就放手不管了。

       玉逍遥看了眼周围,突发奇想地说:“一留衣你这里不是说买了那种高档的投影设备和那种改变环境相关的设备吗。打开来用一些呗,咱们把环境搞得热闹点才好玩嘛。”

      “这样的话,要玩干脆就玩大一点呗。”疏楼龙宿喝了半杯酒,整个人可能镇定了一些,优哉游哉,“咱们干脆直接把设备调成设置成人群多的热闹宴会场景或者酒吧活动场景啊。”

一留衣用见了鬼一样的目光看向玉逍遥和疏楼龙宿,他自认为还是挺会玩儿,挺爱搞事情,没想到这两个主儿比他还能浪。不过不得不说,他对这个想法也很感兴趣,动作很快的跑到后台去把装置设备打开了,调成了疏楼龙宿推荐的场景。

      上官鸿信一看周围环境变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比较这个专利还是在他们公司手上的,看了眼笑而不语龙扇掩面的疏楼龙宿,感觉到额头的青筋跳动非常愉快,又看了眼十分兴奋的几人,还是放弃了:既然要玩,还是让他们玩的开心点吧。

       看着被玉逍遥拉倒看似人山人海的舞池中的几人,含着笑看他们玩闹,自己在一旁小酌,吃着东西。

       又看着身旁的朝天骄两姐弟:“凤座,何必忧心。阿行,他并不是一般的人啊,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拖到今日才正式对外宣布的。而且若是阿行真的不满意,有我们做后盾,他又何须担心琉璃仙境呢,他不曾反驳素还真的话语正是表明了不是吗。以前的事情又何必说那么多呢,人生,总归还是要自己开怀才好啊。”眉宇之间尽是沉静,明明是要比在场的人都还要小一些的存在,但是却总是仿若大哥一样照顾着他们,让他们毫无后顾之忧。

      “你说的不错。”朝天骄看着舞池之中,尽管面上带着不耐与嫌弃,手上却一直未有拒绝的,身上透出一股轻松高兴的意琦行,“我二弟多谢雁王照顾了。”

       雁王摇摇头:“不必如此,我等本就是至交。”

       朝天骄看着眼前这个在圈子里的风评一向毁誉参半的不过将将成年的少年郎,不得不承认,此人尽管风评不好但是实力一向都是有目共睹的,哪怕是二人的圈子并不重合,她也没有少听到此人的大名被人又恨又爱的提起。不过看到眼前风姿过人,抿唇低笑带出几丝温柔的人,不得不感慨:难怪尽管风评一下不好,以孤傲,不合群等等闻名圈内,但是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前赴后继的想要勾搭啊。


评论
热度(21)

© 识君云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