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存在,一切皆是浮云。
常驻霹雳,全职,剑三与无限恐怖。
本命樱花花、剑宿和鸿儿;男神叶修和楚轩。
日常吃粮,产粮无节操。
欢迎扩列,ky自重。

关于

四个小受的作大死(完结)

麻麻,名字是瞎取得,写着写着发现自己写跑偏了,懒得改题目,大家不要介意,将就着看呗


      素还真眉目含笑落座在了上官鸿信身旁,绮罗生他们自己在旁边另外开了一桌,枫岫主人和剑子仙迹早就在抓人的时候借机坐到他们身旁。

       意琦行看着他们,就知道他们恐怕是都不愿开这个口的了,只好自己开了口,轻声地介绍:“红发那个是雁王上官鸿信,他也有混娱乐圈相信你们也都知道的,是个导演,不要怀疑了,鸿儿今年不大,不过19;粉色头发的那个是拂樱斋主,以拂樱为名当过一阵子演员,今年24;紫色头发那个是疏楼龙宿,儒门天下之主,”以同情的目光看了枫岫主人一眼,继续说,“他是拂樱的兄长,其他资料想必你们也是知道的,毕竟是个大名人;那个白发的是玉逍遥,又称天迹,今年26;我是意琦行,这是我姐朝天骄,弟弟御宇天骄,你们也可以叫我绝代天骄,这是我的本名。”

      玉逍遥算是给意琦行面子了,放下手中的食物,抬头看了看他们三个,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了,又看着上官鸿信说:“鸿儿,看来今天是没什么好玩的了,我等会儿就先走了,不想呆在这里吃狗粮。”

      “你自己?”上官鸿信看着玉逍遥文,“我送你。”

       玉逍遥大笑着把自己挂上了他脖子:“我怎么可能自己回去呢,当然是让奉天来接我啊。傻鸿儿,你别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我们都比你大,应该是我们来照顾你才对的,你就不要总担心我们几个啦。明明自己只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孩子而已,不要整天像个老妈子一样唠唠叨叨唠唠叨叨。”

         上官鸿信气急了,顾不得默苍离一贯的教导,直接伸出手去掐他的脸,怒气冲冲地说:“玉逍遥,你想怎么死,我成全你,不用等君奉天了,我现在就先送你去极乐世界往生。”

        玉逍遥连忙躲闪他掐脸的举动,笑嘻嘻地说:“不要这样嘛,逍遥哥有没有说错什么。”

       “玉逍遥,你再继续胡说八道,我就撕烂你那张嘴啊。”上官鸿信毫不犹豫扭着手上掐住的那块肉。

      “红杏,你快松手,看后面。”玉逍遥突然瞪大了眼睛,有些慌张地说。

       “你干什么啊。”上官鸿信本来还以为是他玩的什么把戏,有些不屑的回过头去,恼怒地说着,但在回过头之后声音越变越小,直至连和他靠的最近的玉逍遥都听不见。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转过头来看,发现打开的门口不知何时有走进来了两个人,两个同样风姿不凡,却是陌生无比的人;看到上官鸿信的模样,考虑到他的情况,大家觉得这两个人九成九是来找他的。

       直到默苍离走到了他桌子边上,震惊到石化状态的上官鸿信才反应过来,赶忙松开掐着玉逍遥的手,站起身来,却不敢低头只是呐呐地喊道:“师尊。”却彻底无视掉了默苍离身后的俏如来。

       默苍离直接无视了其他人,定定的看着上官鸿信,不言不语,就只是无声地看着他,眼神也不带任何感情。

      上官鸿信却被他看得十分惶恐,一点都没有了方才在众人面前的潇洒恣意,纵横捭阖,怼死素还真的气势,又不敢随意搭话,免得让默苍离生气。

       俏如来被上官鸿信无视已经成为习惯了,但不代表他就能够接受,本来还在生气,在心里计划着要怎么给他家不乖的师兄一个教训的时候,看着被师尊盯得惶恐至极,连仪态都维持不住的师兄又觉得有些心疼了。不由得开腔道:“师尊,先坐下休息一下吧。”

       被俏如来提醒了的上官鸿信反映过来,连忙收拾好桌面,拉开椅子请默苍离坐下,看在俏如来刚刚帮了他的份儿上,顺便也不情不愿地给他拉开了一把椅子,自己则是乖乖端坐在了默苍离前面的椅子上。

       “我难道会吃了你吗?”默苍离看着上官鸿信的模样,分外不满意,“用的着那么怕我吗?”

      “不是。”上官鸿信连忙摇头,脸色急的赤白,“徒儿只是不希望师尊失望而已。师尊来到这里是有事要找徒儿吗。”

       “哼,你倒是让我好找。你的工作完成了,作业完成了。我都教过你什么,自己心里没数吗。”默苍离皱着眉头说,“我不管你现在有什么事,跟我走。不让我失望,我看你确实是让我失望透了。你为什么不能学学你师弟呢,乖一点。”

       上官鸿信听完了,脸色惨白,他本就十分讨厌那个师弟,如果说这话的人不是他师尊,他早就翻脸了,只不过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他师尊提到这个问题了,所以他才绝望,不敢再说别的了,只是乖巧地应着:“徒儿明白,师尊稍待。”转过头对意琦行说:“阿行,你等会儿,稍等一下吧,等他们都走完了你在走吧。其实也用不着那么麻烦,毕竟都是成群结队的来的,你等君奉天来接玉逍遥走之后,就随你了吧,愿意和凤座回家也可以,愿意同素贤人回去也可以。有什么事,我们再联系吧。我会一直都在的。”

       “好,不过你无事吗?”意琦行有些小心的问,“你的脸色很难看。”

       上官鸿信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笑了笑,不仅一点都不难看,还十分漂亮:“我能有什么事儿啊,别担心啊。”

       看着上官鸿信那模样,不只是意琦行,就连一向心大的玉逍遥他们都察觉到了他这模样绝对不对,可是他那个样子却让他们说不出口,只说:“同样,有什么事儿电话联系,我们一直都在。”

       默苍离看着玉逍遥等人,听到他们说的话,不可置否,也懒得去反驳,只冷哼一声。看他们交接的差不多了,直接起身离开了。

       上官鸿信可以说是天下间最了解默苍离的几个人之一,一看便知道,他师尊这是心中憋着火气了,抱歉的笑了笑,赶忙跟了上去。也不知算不算是悲哀呢:他不怕师尊生气了会怎么收拾他,让他难堪;他只怕师尊火气没有发出来,自己憋坏了。也不知道做到他这个地步算不算是凄凉。

        待得三人离开后,拂樱直接开口了:“玉逍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不然刚才……”

      “其实逍遥哥我知道的也不多啊,只不过是之前看到过一张照片而已。照片上是鸿儿和那个绿色头发的人的合影。逍遥哥也是刚刚才知道那个是他师尊的,照片真的只是个意外,过去玩的时候,他忘记收起来了,这才被逍遥哥看到的。不过他那个模样,逍遥哥真的很担心啊。”

       意琦行无奈极了:“只能先这样了,刚刚的那两个人,我们这里有没有谁认识的,或者听闻过的。”

       “我知道哦,”紧紧抱着意琦行的素还真低声在他耳边吹着气说,本来不打算做些什么的他,看不得意琦行着急,直接开口了,“哪两个无论哪个都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身份地位都毫不逊色于我与龙首呢。因为圈子不同,所以大家没有交集是挺正常的,我们活动多在于苦境,而他们则是活跃于九界。像是雁王那般跨圈子跨的无人可知的还是少数,更多的都还只是在各种的圈子里活跃。白发哪位地位与我和天迹前辈相当,名为史精忠,称号俏如来,是九界的这一任的正道领头羊;绿色头发哪位更是不得了的存在,乃是俏如来与雁王二人的师尊,名为默苍离,身份与龙首相似,乃是九界之中数一数二的巨头,正邪两道无不需要给他三分颜面,同时他以智计无双闻名,乃是四智之一。方才哪位口中雁王比之远远不如的师弟便是刚刚那位看似不起眼,没有一丝动作的白发青年,他今年应是将将成年,比之雁王还要小上些许。”

       枫岫主人眼神危险的看着素还真:“敢问素贤人如何得知的,更遑论,方才在门外,你可是连雁王都未曾识得。”

       看着意琦行有些危险的目光,素还真有些受伤,却也能理解,认真的解释:“说真的,九界那一块比之苦境也是不差的,所以方才我本是不想提的,只是……”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既然说都说了,那么就说的透彻一些吧。九界的势力不必苦境繁杂,但是同样都不可小视,而且他们很多时候吧,一个人不必一个势力差,一如方才哪位雁王和哪位默苍离先生。从头简单介绍一下吧,九界的正道负责人基本是代代相传的,是史家的责任。我也是从前辈哪里知道的,后来我成为了苦境的正道负责人之外,就兼任了与九界交流的职务,交流的对象便是同为正道负责人的史家家主史艳文。史艳文是个很温柔的人,通过他的介绍我是了解到了不少九界相关的信息。比如,一些简单的势力划分之类的,其中他介绍到了所谓的‘四智’,也就是九界最恐怖的四个智者,这四位不只是智商上的碾压,更多的还在于性格吧,毕竟就如苦境之中不缺少智者一样,九界其实也是不缺少的,但是这四个人的权威确实是从来没有人敢去挑战的,这是用累累尸骸堆积起来的血一般的教训,其中之一便是孤鸿寄语默苍离。俏如来,除了是默先生的二徒弟,即他的势力的下一任继承人之外,他本人还是史艳文的大儿子,现任的负责人……”一边摸着意琦行,一边不紧不慢的介绍着。

       “你在逃避话题,素还真。”意琦行却没有被他带偏了思路,认认真真的看着他,“你要是不能说,就直接告诉我,不要在那里带跑思路。”

       “他那个称不上带跑思路,顶多这是逃避话题。”疏楼龙宿龙扇遮掩着视线,轻笑讽刺道,“也许,我们伟大的素贤人确实是不知道,在考虑要怎么告诉你才不会在自己爱着的人面前丢掉这份颜面。”

       旁的人可能不相信素贤人会干出这样的事情,但是开诚布公谈过的意琦行确实百分百相信他绝对干的出来,只用犹疑的视线盯着他。

       被意琦行那样盯着,饶是素还真有着再厚的脸皮也不好意思继续了,轻咳两声之后:“我和俏如来关系确实不亲密,他也并未真正的上任。但是史艳文确实是卸任了,所以他得知的消息并不多,雁王名气虽大,却也只是近两年来才真的声名鹊起,莫说是知道他容颜的人寥寥无几,就是他的事迹外传的也是几乎不存在的。所以咯,就连他原来是默先生的大弟子,我都是刚刚才知道的。”满脸无辜的看着意琦行,用脸颊去蹭了蹭他的脸颊。

       意琦行有些害羞的躲了躲,拿手推开他,低声说:“你正经一点,有什么我们回去再说,这里这么多人。”

       玉逍遥看着走进门的人,挥挥手,一边说:“得了得了,以逍遥哥来看,都坐在这里讨论也是讨论不出什么来的了,都各自回家先休息吧。阿行,你负责回去让某人把知道的全部都吐出来,我们明儿群里再说吧。逍遥哥就不陪你们这里玩了,先和奉天回去了,你们自便哈。”然后整个人飞扑到了来人的身上。

       君奉天不满意地说:“你偷偷过来玩就算了,为什么安全问题也不注意着点,师兄你下次要是在这样子,我就不让你再出来和他们玩了。”

      “别这样啊,奉天,我会注意的。”玉逍遥嬉笑的声音随着两人离开的渐渐变小。

       意琦行与拂樱对视一眼,素还真也不介意,径自和枫岫主人与剑子仙迹商量了一番,都各自准备就直接吧绮罗生等人仍在这里让他们随便喝,自己先行撤退了。

评论(26)
热度(16)

© 识君云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