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存在,一切皆是浮云。
常驻霹雳,全职,剑三与无限恐怖。
本命樱花花、剑宿和鸿儿;男神叶修和楚轩。
日常吃粮,产粮无节操。
欢迎扩列,ky自重。

关于

萌化团子雁的日记(1)上

瞎几把乱写的文,只求博得众道友一笑,ooc严重,慎入
@安德列娜 ,一起搞得脑洞,终于搞完了第一棒,姗姗来迟,勿怪勿怪

  (一)
  “师尊,早安。”小小的上官鸿信眉眼精致如画,却双手捧着小本子一本正经地问着好,一板一眼地说着今日的行程,“今天的行程,温皇前辈、赤羽前辈和竞日前辈约了您中午聚餐,在温皇饭店。晚点,师弟说有事要和你商议,前日已经约过时间了。”
  “行,我知道了。”默苍离伸手摸了摸上官鸿信,捏着他的脖子将人放进了胸前的小口袋。
  如今俗事不沾身,一身轻松自在的默苍离日常过得那叫一个懒懒散散,最多偶尔在俏如来实在是搞不定来求助的时候给一点点提示性的帮助。
  而上官鸿信更无需提,他怎么可能会打扰师尊悠然的闲暇生活,自然是将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把人照顾的无忧。
  默苍离坐在桌子边,将人从兜里提了出来放在桌上专门为他特意定制的小家具上,又拿出了精致的小碗碟,将自己面前的分拨了一小部分。
  许是变小了的原因,原本狭长锋利的眸子变得圆润可爱起来。笑眯着稍显圆润的眸子,看着师尊分拨过来的早餐,上官鸿信再一次肯定了自己选择的正确性,要不是就在师尊眼前,他恨不得自己和心中的小人一样埋在床上打滚以示兴奋,却因此忽略了内心一丢丢不安之处。也兴许他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而是没有能够发现是因何而起。
  (二)
  上官鸿信有些恼火,吃之前他兴奋过度没有注意到,但是吃着的时候,自然是无视不了,这桌上的早餐和他原来的吩咐并不一样。
  小心翼翼地觑了师尊一眼,看他没有什么表示,才将手中断云石化作权杖,敲了敲桌面:“出来。”
  “王上。”一个倩影出现在桌边。
  檀雅是被上官鸿信捡回家的一对双胞胎姐妹之一,和靖瑶两人算是从小就在他跟前长大的,都“多多少少”有些主控。这点子事情,他从不放在心上,以至于出了这么一件事情。
  上上下下的看着檀雅:“檀雅,你知道我的性格,你回去吧,换靖瑶来。”
  挥手让她下去,又看看着默苍离,苍白而又无力地说:“师尊,我没想到她会做这样的事。”
  “我不需要解释,”默苍离冷淡地说,端了一杯热水给他,“自己思考。”
  上官鸿信有些脱力,准备就着热水洗一把脸,醒一醒神。半跪在杯沿,掬起一抔水拍打着脸庞醒神,不知是不是因为心事重重有些疏忽的原因,忽然滑落到了杯中。
  默苍离彻底无奈了,在他滑落下去准备自救的时候,一把将人捞了起来:“你怎么越长越蠢。”
  提溜着领子将人带回卧室,往他睡得地方一扔:“自己去收拾。”
  (三)
  “师尊,你知道温皇前辈邀请所谓何事吗。”上官鸿信轻趴在默苍离肩头,抱着他的一缕发丝,有些好奇看着他。
  “思春了吧,谁知道他。”默苍离轻哼一声说。
  上官鸿信有些疑惑:“赤羽前辈答应了温皇前辈了?那么竞日前辈又是为了什么,千雪王爷么?”
  “啧,谁知道呢,去到就知道了。”默苍离也难得的有了好奇心。
  (四)
  疏楼龙宿懒懒的撇了神蛊温皇一眼,没好气地问赤羽信之介:“吾能否一问,汝看上了伊那一点?”
  “堂哥,你这段话说的可真令温皇伤心啊。”神蛊温皇同样羽扇遮面懒散的躺在椅子上。
  与两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边桌案上埋头批改着公文的赤羽信之介。
  疏楼龙宿好奇了:自家这个弟弟他是再了解不过得了,绝对不是个讨喜的,而且看样子也是和眼前这位性格大相径庭的很啊。直接开口问:“你的性格怎么会看上这个小子的啊,我怎么看你都不像是能够看上这货的啊,更像是我家小表弟啊。”
  一直安安稳稳批改公文的赤羽信之介无奈地抬头,在心里腹徘着:说神蛊温皇怎么样,你这个做哥哥的也没有勤快多少吧,也不知道拂樱那么勤快的人,怎么会有你们俩这样子的兄长。我都不出声了,能不能别拉上我炮灰啊……
  (五)
  “师尊,我们到了。”上官鸿信抱着默苍离的一缕头发在空中吊着,当然他有很注意手中的力度,其实根本算不得挂在发丝上接力。
  默苍离看了眼外面:“他有客人。”
  上官鸿信放开一只手翻着小本本:“应该是温皇前辈的堂兄,疏楼前辈。”
  默苍离也没别的反应,推开饭店的门就往里走。
  “我说,你这大忙人是终于愿意出门一聚了啊,真是难得。”竞日孤鸣靠在千雪孤鸣怀里说,“你头发上那个是什么,还挺可爱的。”
  上官鸿信眼神微闪,闪身出现在桌上,乖乖行礼问好:“鸿信见过温皇前辈,赤羽前辈,竞日前辈,千雪王爷,问疏楼前辈安好。”
  “吾倒是听闻拂樱那个小家伙认了个弟弟,就是汝吧。”疏楼龙宿手中的烟杆敲着桌子,言语带笑着说,“既然如此,那么也跟着他唤吾一声哥吧。”
  默苍离也观察着这位声名远播的儒门龙首,随口对看着自己的上官鸿信说:“随你吧。”
  上官鸿信回了疏楼龙宿一个甜软又带着几丝狡黠的笑容:“鸿信问龙宿哥哥好,不知道拂樱哥哥近来可好。”
  “机灵鬼啊,”疏楼龙宿玩笑着,“四书五经,琴棋书画,各家经义可还行,吾疏楼龙宿之弟可得是站在众人之首的那个。若是有所欠缺,为兄不介意开开后门儿,让你入学海修行。”
  “龙宿哥哥无须担心,鸿信不敢自称学的多么出色,最起码是学有所成的。”上官鸿信轻笑着回复。

评论(2)
热度(18)

© 识君云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