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存在,一切皆是浮云。
常驻霹雳,全职,剑三与无限恐怖。
本命樱花花、剑宿和鸿儿;男神叶修和楚轩。
日常吃粮,产粮无节操。
欢迎扩列,ky自重。

关于

2018年七夕贺文第一弹之俏雁

这个脑洞本来是上次官方发糖之后写的,一直拖拖拉拉折腾到现在才写完。
摸下巴,刚刚才知道8.1是俏哥的生日,没有时间去摸生贺了,只好先拿这个顶替一会儿了,看看那时候有空兴许会补一个也不一定。不过,本文给俏哥发了福利,估摸着也不算差了吧。
但是刚刚板着指头算了下,欠债有点多,只好耍下小心眼了,一文二用了。现在不是二用,是三用了,望天。

  上官鸿信被俏如来气狠了,用冷锋般锐利的眼神剜了他几眼,这才气咻咻的甩袖离开了现场。
  被上官霓裳派来照顾他的凌靖瑶看到他气势十足的身影,不由得皱了眉头瞥了俏如来一眼,心里思考着,脚下不停地跟了上去一同离开了发布会现场。
  俏如来笑而不语,只礼貌性的继续完成了这场临时的采访,才慢慢回到了别墅。
  踏进别墅大门,俏如来就看见门口东倒西歪的鞋子和被扔的满地乱七八糟的原本穿在上官鸿信身上高定服装,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又跑去露天泳池发泄去了。不过,师兄弟两个其实多少都有些讲究和强迫症;所以,俏如来矮下身去把被踢乱的鞋摆整齐,又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放好。
  把东西收拾好后,俏如来这才不紧不慢拿地拿好东西往花园里的游泳池走去。
  上官鸿信实力要比俏如来高得多,而且俏如来本身并没有遮掩的意思。是以,上官鸿信在俏如来还未踏入游泳池范围内就已经知道了他要来到了。
  俏如来远远就看见清透的水池里放佛深海人鱼一样的人影,这才略略松了口气,毕竟再怎么猜想在没有得到彻底的落实之前总是会有生变的可能。语调柔和地说:“师兄你可真是让师弟我好找啊。”
  上官鸿信从水池底部游出,宛如一匹白练冲出水面,溅起了四散的水花,阳光照射之下,点滴水珠在他身上滑落,反射出耀目的光芒。
  上官鸿信半靠坐在池边,伸手撩拨拍打着水面,带起的水花深刻的表达了他内心的不满:“还敢踏入我的别墅,不错。”
  俏如来看着他有些绯红的脸,不知是气的还是太阳晒得,但是搭配上他拍打水面的小动作却让他觉得自己这个戏里戏外都有些顾人怨的师兄可爱极了,这也是他有事没事爱故意去撩拨他的原因。笑容满面的矮下身去,认真地看着上官鸿信说:“虽然知道师兄说的是气话,但是师弟我还是不意外的有些生气呢。师兄要记得,这里也是俏如来的家,俏如来也是你的家人,会和你并肩走过这一辈子。”
  上官鸿信轻哼一声,撇开头不去看他拒绝与他对视,伸出手拽住他的领子,拉着人一块滑落水池。
  俏如来虽然不精擅于武艺,但是这简单的躲避还是能够做到的,然而他却选择待在原地让上官鸿信动作,只是他没想到会被一时兴起拉了下去。
  上官鸿信确实也是一时兴起才想到要将人拉下水的,将人拉下水后就直接松开了手准备游走。
  但是俏如来尽管在一时不察被上官鸿信拉下来水,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在他离开之时也不阻止。
  上官鸿信发觉俏如来没有跟过来之时,有些奇怪地回转过身,游到俏如来身边去查看。
  俏如来也不做假装溺水之类的举动,就只是安安静静地漂在水池里,不动作,等着上官鸿信自己回来自投罗网。
  上官鸿信游到俏如来身边,准备查看是个什么情况,就被俏如来一把拉入怀中,在耳边低语着:“师兄啊,你太调皮了。”
  被拉入怀中的上官鸿信则是一惊,后怒视他:“史 精 忠,你 居 然 炸 我。”一字一顿地说,似乎浑身的毛毛都要炸了一样。
  俏如来看上官鸿信一字一顿地喊着他的本名,就知道他要炸了,但也不言语,抱着人游到浅水区,仰靠着池壁,笑意满满地说:“还不是师兄太过于可爱,令师弟无法忍耐。”
  向来冷言冷语,从来不受影响的上官鸿信竟然被俏如来一句话弄得脸上飘红,也不知道是羞得还是气得。
  俏如来不等他发作,径自在他额上烙下一吻。

评论(2)
热度(11)

© 识君云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