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存在,一切皆是浮云。
常驻霹雳,全职,剑三与无限恐怖。
本命樱花花、剑宿和鸿儿;男神叶修和楚轩。
日常吃粮,产粮无节操。
欢迎扩列,ky自重。

关于

伟哉剑宿养儿记

意琦行生贺第一弹之澡雪的亲情向,避个雷,感觉最后好像有一丢丢一句话素意的感觉,不过不明显
答应小伙伴的第一个贺文,终于搞定了
然后就是,新剧几乎没补,澡雪不清楚什么情况啦,所以请无视其中的性格等等的巨型ooc吧
虽然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狗屁沙雕玩意儿,大家将就着看吧,别介意了,求不拍砖

  苦境著名钻石级别的单身贵族——尘外孤标意琦行居然有了一个孩子。这个消息被秦假仙穿出去之后,哪怕是出自他秦假仙之口,都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可惜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伟哉剑宿意琦行确确实实是养了一个孩子。
  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是如何而来的;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究竟是不是他的孩子。
  自从天命完结,意琦行孤身一人淡离苦境江湖,不再沾染世事红尘,放佛从前那个淡然人间的尘外孤标又现尘寰。每年,除了为一留衣扫墓之际,可以在指月山瀑看见他的身影,其余时候,苦境众人皆未能寻的他之所在。
  熟料,销匿江湖数十载的意琦行,却在近日里带着一个半大的小孩儿回到了指月山瀑,并且带着他陆陆续续地拜访了江湖之中略有交情之人。
  意琦行的根据地不少,其中指月山瀑,是意琦行最早隐居的地方,也是意琦行那么多“房产”里面,他认为的最适合养澡雪的地方。
  孩子名字叫澡雪,和他有三分相似,是自他早期佩剑澡雪剑而诞生的剑灵。
  澡雪剑在最早也是因为承受不住他的功体而断裂,他并不知道他的存在。从云海仙门的好友处得知了澡雪的存在,意琦行思考了许久,还是选择了亲上云海仙门,找到澡雪,和他说清楚了这些事情,然后问他是愿意随他飘荡江湖,还是在想要留在云海仙门修行。
  其实一开始,澡雪愿意和他离开,意琦行是有些烦恼的。他向来孤身一人,但是,直到他退隐之前,他的身边总是有人能够照顾着他。所以,他孤身一人,都很怀疑自己能不能照顾好自己,更别说还要养着一个小娃娃。虽然说,澡雪是剑灵,但是他还是有点担心自己会把人养坏了。
  意琦行是个不大在意自身,却很关心被他划入自己保护区的人的人。所以,一直被人照顾关心着的意琦行也开始学着关心照顾小孩。
  其实修为到了意琦行的地步,已经无需进食五谷杂粮了,但是,澡雪的修炼距离这一步还早得很。因此,自从养了小孩之后,向来不食人间烟火的伟哉剑宿,居然开始学着做饭等等极具烟火气息之事。
  早期,意琦行在外面游历寻求突破的时候,尽管带着澡雪一起,但是,从来不懂得照顾人的他,或者是说,还没有培养出照顾人意识的他,其实闹过不少乌龙,养孩子也养的挺糙的。
  意琦行自己专注练剑,又想到澡雪是剑灵所化,因而自己修炼的时候也会拉上澡雪一起,偶尔会在途中看上两眼指点一番。如果是修行路过城市还好,意琦行尽管孤家寡人一个,却是不缺这的金银玉石的,所以才城市里的时候,他带着澡雪都是在最好的酒楼用餐居住,甚至用的穿的都可以直接在最好的店铺中购买。但是如果,他们在荒郊野外的话,其余的不提,就单单只是吃都成了一个大问题。意琦行本人修为高深,可以餐风饮露,但是正如前面所说,澡雪距离那一步还早得很,不可不进食。但是这两人,一个从来养尊处优,不识五谷,一个长于云海仙门,无有此虑,谁都不是会做饭的人。因此,每逢在野外,意琦行也只能做最简单的食物,一个是烤肉,一个是野菜汤。但是,作为一个从来不下厨,也没有这种顾虑的意琦行,能够指望什么呢,烤肉和野菜汤也顶多就是吃不死人的水平,想要多好吃却是不可能的。
  事情的转变,就发生在一次乌龙事件之后。因为意琦行游历各界,是为了寻求突破的机遇,自然带着澡雪也是多出没于荒野险地,而非城市。
  澡雪尽管是剑灵化成,但是终究还是个孩子,实力不足。而意琦行也不是个会照顾人的存在,所以糙样终于还是养出了问题。意琦行背着澡雪,找到了熟悉的医生,让他帮忙看看。
  “阿行,你这养孩子的手法,真是天下一绝啊,也不怕把人养死了啊。”略带嘲讽的嘶哑声音响起,粉色头发的医生动作缓慢的抓着药,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本册子丢给他说,“拿着吧,没事就多看看,免得孩子真被你养死了。什么时候捡到的孩子,和你倒是有几分相似。”
  “这几天麻烦你了。”意琦行慢慢地阅读着册子,认真的说。
  “赖上我了啊,随便你吧,反正我这和没谁会来。”嘶哑的声音变扭的说,“这几天和我学做饭,你给他吃的都是什么啊,一点营养都没有,还积累了不少毒素。能够支撑到现在才爆发,也算是个好苗子了,哪怕是在我家乡那块地儿上也是数得着了。”
  “我会的。”意琦行也知道自己养孩子的能力不提,光是生活能力就差了这人一大截不止,而且他很有自知之明,只是之前不仅没时间没地方,更没有人可以学习,现在有人愿意,他自然是很爽快的就应了。
  ……
  大半个月过去了,澡雪养的差不多了,意琦行也感觉自己学的差不多了,便准备告辞离开了。
  “走走走走走,赶紧走,碍手碍脚的在这里。”还不等意琦行开口辞行,医生就直接说了,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澡雪,还是扯着嘶哑的嗓音补充了一句,“看你也快突破了,自己注意着点,早点回指月山瀑吧。四处游荡,怎么照顾孩子。”
  “嗯。”意琦行只是点了点头,带着澡雪离开了。
  ……
  夏秋时节,尽管是指月山瀑这个地方,依旧是让人感觉闷热躁动的很。
  在意琦行用心指导下,澡雪已经养成了很良好的习惯。尽管燥热难耐,他还是在树下认真的演练着前一天意琦行教他的剑术。
  “小澡雪啊,还真是勤快啊,前辈还真的是教导有方呢。”一道清雅的声音响起。
  “素还真前辈,”澡雪不受影响,在演练完这一遍之后,才转过身看向来人,“前辈突然来访,是……”
  “无事无事,素某只是好奇而已。”素还真眨了眨眼睛,“毕竟前辈突然来琉璃仙境要了不少荷叶,素某正好闲来无事。”
  澡雪想起了,早上意琦行匆匆离去又返回的事情,用力眨了眨眼睛,说:“素还真前辈,请进吧,我去寻父亲。”
  “前辈他在练剑吗?”素还真有些奇怪。
  “不,不,不是啦,父亲在小厨房。”澡雪吐了吐舌头,有些赧然。
  素还真不由睁大眼睛,说:“所以那些荷叶,前辈是准备……”开开合合,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啊,”澡雪,毕竟还是个小孩儿,无法与素还真一介高人相比,不知不觉带着素还真参观起了指月山瀑,一秃噜嘴把事情说了不少出去。
  比如,外面衣架子上晾晒的衣物。
  真的,最开始,澡雪的衣服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的。为什么呢,因为作为绝代剑客的意琦行控制不好手上的力量,总是不小心就给洗烂了,后来没有好衣服可以换了,不得不学着简单的缝补技术。最后那么多次锻炼下来,意琦行现在完全可以好好洗好衣服不提,就连缝补技术都出神入化得很了,完全可以无缝修补,甚至是在缝补处随便绣点小图案,比如花花草草什么的。
  素还真眼中放佛闪烁着星光,笑意十足的看着澡雪讲着那些故事。
  不知不觉,走到小厨房。
  意琦行察觉到动静,没有抬头,只是带点温柔地说:“你先去外面做吧,我这里很快就好。天太热,练剑怕是出了不少汗,可以先去洗漱一番。”

评论(129)
热度(13)

© 识君云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