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存在,一切皆是浮云。
常驻霹雳,全职,剑三与无限恐怖。
本命樱花花、剑宿和鸿儿;男神叶修和楚轩。
日常吃粮,产粮无节操。
欢迎扩列,ky自重。

关于

萌化团子雁的日记(1)中

瞎几把乱写的文,只求博得众道友一笑,ooc严重,慎入
@安德列娜 ,拖了大半月的中终于搞完了啊,不知道那天撸得完下啊。
啊啊啊啊,忘记避个雷,里面的赤温巨像温赤系列,吐血。

  (六)
  “这辈分可真是趣味啊,”神蛊温皇摇着羽扇,“堂哥,你这可真是让温皇为难呐。”
  疏楼龙宿嗤笑:“真是把你给能的,喊你一声前辈,就真把自己当那么一回事儿啦。”
  “怎么会,温皇一向以诚待人啊。”神蛊温皇语带笑意。
  “溫A,被你以诚相待的人,下场似乎都并不怎么样啊。”千雪孤鸣朗声嘲笑,“你不如问问被你以诚相待的人,愿意否:或者你可以问问小辈,有几个愿意承受你的以诚相待,做人到你这地步,也是有够失败的。”
  默苍离一副快要咽气的模样,看着他们几个人讨论,手下大力地擦着铜镜,难得的在心里腹徘着自己:发的什么神经,答应这群麻烦精出来聚会。
  上官鸿信见此,虽然疑惑师尊参与的原因,但是手下没停的献着殷勤,照顾他进些水果和茶水。
  疏楼龙宿嘲讽与享受两不相干,同时进行着:“咦,吾的白果呢?”手下摸了个空有些奇怪。
  疏楼龙宿自身可以称得上一句“富有四海”,自然不是计较着一小盘水果;只是他也非第一次来掺和他们的聚会,还是第一次出现,因而令他有些好奇。
  另一边正拿着断云石化成的小刀切着果子的上官鸿信脸色不变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一边问指着他切好的摆盘的水果:“龙宿哥哥,是这个吗。”
  “汝倒是识货,比那俩个不成器的哥哥有眼光多了。”疏楼龙宿笑着说,“反正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喜欢过两日让拂樱给你送一些过去。”
  (七)
  “军师大人,不要这样冷淡,”神蛊温皇不知想到了什么,起身走到赤羽信之介身后想拉他一起,“可真令温皇伤心啊,难道温皇对你这么没有吸引力嘛。”拖腔拉调,语气哀怨婉转。
  “你给本师正常点。”赤羽信之介打了个颤,迅速地说。
  疏楼龙宿随手抓起一旁的果子砸过去,打断了两人的拉扯:“去叫人传菜。吃完吾便走了,真是让人没眼看。”
  “堂兄,你也可以找堂嫂陪你秀啊。”眉目里是不掩饰的恶趣味,神蛊温皇不紧不慢地反讽。
  “去传菜,本师没功夫搭理你。”赤羽信之介左手打掉神蛊温皇搭在肩上的手,右手仍旧奋笔疾书。
  神蛊温皇暧昧的圈着赤羽信之介的脖颈喷洒热气:“那么军师大人欠温皇一次哦,晚上可要记得还回来。”
  手上捏着的笔“咯吱咯吱”作响,脸色青黑,恨不得给神蛊温皇来两下,尽管很努力克制自己,赤羽信之介还是露出一个有些狰狞地微笑,盯着他:“很好,本师记下了。”
  “军师大人这话说的真是让温皇不知如何是好。”神蛊温皇羽扇掩面,状似羞涩地看着赤羽信之介,顶着他几欲喷火噬人的目光说。
  “你简直就是个污染源。”默苍离被他恶心坏了,吐槽了一句,示意上官鸿信出去传菜。
  (八)
  神蛊温皇作为智者,自然晓得分寸二字怎么写,只是他大多时候都不介意,不过今儿的状况非是他一人可解,所以也在这一阶段的笑闹完了后,悠悠然地去外边儿传菜。
  “不对,溫A,你不会给我们上一大桌子各种蛊虫毒虫吧。三途蛊大餐什么的,你自己好好品尝就可以了,我可承受不起你的好心分享。”千雪孤鸣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连珠炮似的说。
  “千雪,你怎么可以怀疑温皇一片好意呢。”神蛊温皇声音传来,“而且,三途蛊可是好东西,作为一个医者,这么不识货真的好吗?”
  “溫A,”千雪孤鸣有些想要咆哮,却又顾及到怀中休息的王叔,不得不忍了,只在心中小账本又给他记了一笔。
  上官鸿信也不在意神蛊温皇想搞的小事情,他随身携带了各种他觉得能够用到的东西,其中包括了调味料和简易半生熟材料,以及以防万一准备的师尊爱吃的材料。
  反正随便他怎么处理,最不济便是当场煮过新的而已。
  (九)
  默苍离看了眼送上桌的大餐,一脸的惨不忍睹,心里再次悔恨为什么好端端要答应这货来他的饭店聚餐。
  看着神蛊温皇端上来的饭菜,上官鸿信一口小白牙差点咬碎了,愤愤的腹徘着:说什么他都不会让师尊吃这个苗疆特产的,明知道温皇的性格和温皇饭店招牌菜,他就不该同意师尊来的。
  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大堆的材料,包括半成品以及新鲜极了看着还带着露水的瓜果蔬菜,还摸出了三两碟默苍离常吃的水果糕点放在他面前。
  “且先借温皇前辈的厨房一用。”上官鸿信无论心中是个什么念头,但是面上却是不失尊重地询问道。
  “欸欸,”神蛊温皇挥舞着羽扇,“小鸿信啊,你这是看不上前辈吗?来到前辈这里还要亲自动手,也太不给前辈我面子了吧。”
  上官鸿信心中恨不得咬死他,却不能表露出来,只是笑着说:“怎么会呢,前辈思虑过甚了。只是师尊近日来,不太舒服,所以晚辈想着是不是改善一下膳食。”
  神蛊温皇在心中哂笑一声:小滑头鬼,
  挥挥扇子,让人送来了器具给上官鸿信。
  (十)
  上官鸿信飘在半空中反转着手中的材料与工具,一边还不时地投喂着默苍离。
  而默苍离悠悠然靠坐在沙发上看着温皇等人的混战。
  “死仔溫A,要吃,你自己去拿,这个是我特意拿个王叔的。”千雪孤鸣偷偷瞄了默苍离一眼,对着神蛊温皇低声咆哮,“谁叫你非要搞事情的,你自己整的的大餐自己去吃啊。”
  “咦咦咦,千雪,你这话说的可真令温皇难过。”神蛊温皇羽扇摇摇晃晃,一双眼里净是戏谑的笑意。
  “温皇,这本就是汝之错啊。”疏楼龙宿嘲笑,“请别人吃饭,就请这种,啧啧。”优雅地吃着上官鸿信分给他的食物。
  默苍离看着眼前抢食的混乱,皱着眉头一把将上官鸿信提着领子,拎到身边,塞了一盘食物给他让他吃。
  上官鸿信看了眼师尊塞过来的食物,仰着脸乖乖道谢,坐在师尊肩头慢慢吃着,心里超级开心。

评论(1)
热度(12)

© 识君云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