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存在,一切皆是浮云。
常驻霹雳,全职,剑三与无限恐怖。
本命樱花花、剑宿和鸿儿;男神叶修和楚轩。
日常吃粮,产粮无节操。
欢迎扩列,ky自重。

关于

宁雪段子2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源自于一个很常见的梗“剑客手中的剑就是他老婆”和“剑修的本命剑是他道侣”
预警,巨雷,巨ooc,求不拍砖

  天剑门“潇湘客”慕容胜雪的大名,早早便已经名传天下。今日,就是庆贺他成功结丹的结丹大典。
  慕容胜雪早在还未结丹之时,便引得无数门派天之骄子争相想要与他结契双修。
  一则,他乃是钦定的天剑门下任掌门,地位不凡;二则,他天资纵横,举世少有;三则,慕容胜雪不同与一般的剑修,才情过人不谈,性格也是相当的好,不会像他的那些同门一样,整天就捧着一把剑不放手。
  这不,掌门等已经被源源不断送来的各类邀请函烦的不行,但是碍于慕容胜雪背后站着的太上长老——慕容宁的存在,而不敢轻举妄动,随意为他做决定,定下结契的双修对象。
  不过虽然是这么说,他们却也已经在最初过滤掉了大批人选,其中包括与他属性不合的,包括敌对势力的,包括自身能力不行的,包括势力不强的……能够留存下来的,都是掌门与众长老们千挑万选的存在。
  坐在大殿上,两两相对望,眼神厮杀之际,决定着谁带着这批资料去询问。
  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认输,因为没有人想要踏入太上长老慕容宁的地盘,更别提在他的地盘上给慕容胜雪介绍结契双修的对象。天剑门的高层,谁人不知,慕容胜雪就是他的眼珠子,谁都不能碰,触之即死的那种。
  眼神厮杀之际,还是掌门轻咳了几声,看着他们说:“把胜雪请来不就好了吗,为什么一定要亲自去呢。而且结契双修对象什么的,还不急,要知道胜雪不过刚刚结丹罢了,而且他可是未满五十的结丹。日子还长得很,你们不用急的,现在只是让他先知道一下而已。何况,天剑门多少人是有双修对象,是你有,他有,还是你,这不是开玩笑嘛。”语气不急不缓,“大家都知道,这番姿态不过是为了敷衍那些人的举动不得已而为之。虽然知道,大家都是真心为了胜雪好,但是你们谁敢对着太上长老说。”
  收到纸鹤通知的慕容胜雪,有些奇怪地展开,然后“扑哧”一下笑了出声,又伸出手去戳身上人:“我说,亲爱的宁叔,你要不要看一看掌门的传讯。”
  慕容宁漫不经心地握住他作乱的手,感叹了一下还是那么纤瘦,放佛一折就断,这才慵懒地看着怀中眼眸滴流滴流乱转,仿佛打着坏主意的慕容胜雪:“宁叔怕什么,天剑门敢违背十三叔的人还不存在。所以,小胜雪,你要乖一点,别惹十三叔生气。”揉了一把他蓝色的发丝,化光进入劫寒剑,留下一句,“回来之后,就给十三叔乖乖去练剑,剑术不过关啊,你这剑主的剑术水平太丢劫寒剑的脸了,还得努力,回来后……”
  “切”了一声,慕容胜雪拿起劫寒剑,晃晃悠悠地往天剑门内殿去了。
  劫寒剑是天剑门的至宝,宝剑有灵谓之剑灵,而天剑门最古老的太上长老慕容宁便是劫寒剑的剑灵了。同时,慕容宁也是往前数不知道多少纪元之前的天剑慕容府十三剑豪之一的慕容宁,而天剑门的前身自然也就是天剑慕容府了,乃是慕容宁自剑中清醒过来之后创立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劫寒剑的剑灵,但是,不妨碍他猜测的到,这与他那个向来胆大妄为的侄子慕容胜雪脱不了干系。无数载过去了,慕容宁始终一个人高居于王座之上,寂寞孤冷伴随着他,也不断地改变着他,让他再难以回想起最初的自己的模样。
  直到二十余年之前,他在隐居的山脉捡到了似是被抛弃的慕容胜雪,一眼就确认了就是那个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小侄子,立时就把人捞起来带回来天剑门。
  抱着剑来到内殿的慕容胜雪,刚一踏入殿门,就看见了长老们和掌门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不由笑了,神魂探出戳了戳在劫寒剑中的慕容宁“宁叔,他们还是那么怕你啊,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啊。”面上还是正正经经的问了个好。
  掌门笑得很和蔼:“胜雪啊,你现在已经突破到了金丹期了。可以找一个陪你走过这漫漫长途的双修对象,掌门手中呢,也收到了很多邀请函。你要是有兴趣就挑一些去参加参加,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存在有些甚至直接已经送来了结契书,就看胜雪你自己的决定了。”
  劫寒剑中的慕容宁,不是很在意,但是却绝对对此很不满意,想起了慕容胜雪刚刚的行为,不由得叹息:果然,十三叔宠坏了你啊,小胜雪,就连十三叔都敢作弄。又在心里给在场上的众人都记了一笔,只待日后再收拾。
  慕容胜雪猜测着慕容宁的想法,掩饰着满心的笑意,略带同情看了掌门和长老们,才慢慢地开口:“多谢掌门与长老们的厚爱了,胜雪无心此道,只求以手中长剑,求证心中之道。”
  “没事没事,你把这些拿回去吧。”掌门急忙说,“你和太上长老两人商量着看,有结果了我再处理。没看上的也没关系,毕竟天剑门也没几个有道侣的。”
  慕容胜雪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让慕容宁气得不轻,继续说:“无妨,掌门直接为胜雪推辞了便可,毕竟胜雪已有道侣了。”
  在场的掌门与长老都惊呆了,竟然还有人能够突破太上长老的严防死守,将这颗玉白菜叼走,不得了了。
  看够了之后,慕容胜雪才补充道:“常言道:剑修手中的本命剑就是他的道侣。胜雪已经有了劫寒剑了,无需其他道侣。”
  不知其中因果的掌门与长老只当慕容胜雪还小,不懂其中奥妙,所以也不否认,笑眯眯的应答了一声。
  行礼退出内殿,回到小楼的慕容胜雪戳着劫寒剑中的慕容宁,笑眯眯地:“怎么,十三叔还不满意胜雪的回答吗。”
  一道身影出现在一旁,将人一卷带回床铺,含笑说:“满意,满意,十三叔怎么会不满意呢。小胜雪真乖。”

评论(3)
热度(21)

© 识君云间 | Powered by LOFTER